欢迎来到av收藏家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xmcp.net。av收藏家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事实就是事实,不仅过去的事实证明法西斯产生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而且今天的事实依然在证明,新生的法西斯主义同样产生于今天的资本主义的所谓民主制度。

西方民主是产生法西斯的温床

摘 要

事实就是事实,不仅过去的事实证明法西斯产生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而且今天的事实依然在证明,新生的法西斯主义同样产生于今天的资本主义的所谓民主制度。法国的国民阵线,多年来一直以极端的排外思想来争取选票。英国与德国,再加上俄罗斯,总有一些青年人公开表示十分崇敬法西斯主义,而且他们还采取过各种各样的极端手段来袭击外来移民。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游行,甚至打出了纳粹的旗帜。这让一向标榜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以及西方国家情何以堪?多年来,他们把斯大林骂成独裁者,把共产主义等同于法西斯主义。为了给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抹黑,他们用了不少独裁、法西斯主义来给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扣帽子。虽然,这样的帽子完全不合适,但是西方资产阶级以及他们在苏联和中国的追随者们却依然紧抓住不放。在他们看来,只有把这样的帽子牢牢地扣在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头上,才能置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于死地。

然而,现在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已经公开打出了类似于法西斯的这面旗帜。在他们看来,这面旗帜不是什么耻辱,而是他们的荣耀。那么美国及西方的媒体们该如何评价这一动作呢?当然,他们会在表面上谴责这种所谓的政治上的不正确,但是,在他们的骨子里,公开的和暗藏的种族主义,谁能说他们自身就没有同样的观念和期待?

当巴黎的《沙尔利周刊》(英译查理周刊)刊登出侮辱伊斯兰教的漫画,而遭到穆斯林们的示威反对时,他们装模作样地说什么这是言论自由。而在他们这种所谓言论自由的骨子里,却是不加任何掩饰的种族歧视。虽然从程度上看,他们的种族歧视与德国法西斯当年的种族歧视相比,似乎没有多么严重。但是从性质上来说,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差不多在二十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法西斯主义是资本主义制度上的一颗毒癌》。现在我依然坚持这样的观点,德国法西斯产生于西方的所谓民主制度之下。日本军国主义的法西斯主义也是产生于明治维新后的所谓君主立宪的民主制度之下。但是,这两种法西斯主义最终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

战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阵营,就开始有意识地抹黑苏联与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他们完全无视法西斯主义产生于西方资本主义这个事实,硬说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以及后来建立的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法西斯制度。这种野蛮地强词夺理也确实蒙蔽了一部分西方的民众,也对后来苏联和中国的部分人产生了毒化的影响,让他们跟着西方来诅咒整个社会主义制度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不仅过去的事实证明法西斯产生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而且今天的事实依然在证明,新生的法西斯主义同样产生于今天的资本主义的所谓民主制度。法国的国民阵线,多年来一直以极端的排外思想来争取选票。英国与德国,再加上俄罗斯,总有一些青年人公开表示十分崇敬法西斯主义,而且他们还采取过各种各样的极端手段来袭击外来移民。

这样看来,今天的资本主义仍然是法西斯主义的土壤。他们原来要把这顶肮脏的帽子强加给共产党人头上的做法,现在早就不得人心了。世人们也看得越来越清楚,过去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曾经孕育了老牌的法西斯主义,而也正是今天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才是孕育当代法西斯主义的温床。这顶肮脏的帽子还是戴在西方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头上,才是最合适不过的。

二战后的资本主义矛盾逐渐在发展,在激化。特别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各种矛盾在资本主义的范围内都在增长和激化。经济发展缓慢、失业率居高不下,大量中东难民的涌入,都在为西方资本主义的各种内在矛盾泼油添柴。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西方资产阶级一直标榜的所谓民主自由,面对这些复杂的矛盾,根本就是一无所能。那些空洞的口号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是极端的类似法西斯主义的思潮在不断地泛滥。

这类复杂的矛盾不只量表现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下层,在资产阶级上层,这种矛盾也必然带来更多的极端思想与政策。原来西方资产阶级内部的那种所谓“政治正确”的建制派,现在越来越不得人心,而且,建制派内部也开始滋生出一种与原来的规范完全不同的另一类动向。他们不仅附和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要在更多的国家身上剪更多的羊毛,而且对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的正在崛起的国家更为敌视。他们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掠夺与剥削更加残酷。在这样大的环境下,那种极端的类似于法西斯主义的思潮再度出现,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民主与法西斯同样也是西方资产阶级的两只手。二战后,曾经横行美国的麦卡锡主义就是产生于所谓最为民主的自由世界中,最具代表性的西斯主义。在美国的国土之外,以美国中情局为代表的颠覆势力不止一次地对其他国家实施着这样的法西斯主义。1973年,美国中情局就支持当时智利最反动的军阀皮诺切特,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通过合法选举的智利社会党政府,杀害了总统阿连德。这难道不是用法西斯手段来干掉民主制度吗?这样的事在美国从来就没少干过。

在苏联解体前后,美国哈佛大学的一干人马,设计出所谓“休克疗法”,从根本上肢解了前苏联的国营经济,伙同国际垄断资产阶级和前苏联兴起的寡头势力,从中掠夺了大量的属于前苏联人民的财富。这种公然的掠夺与法西斯何异?之后也通过所谓NGO,来发动一个又一个颜色革命,推翻一个又一个合法政府。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法西斯行为?在所谓民主自由人权口号的背后,都是血淋淋的屠刀。

看来,用不了多久,这种新兴的法西斯主义究竟是会披着什么过去没有见过的外衣,还是公然打着旧法西斯主义的旗号来粉墨登场,我们将拭目以待。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


友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