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av收藏家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xmcp.net。av收藏家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有一个时代叫民国。

工资能包养女明星,上课时间看心情,打分全看脸!看完我都想去民国当老师!

作者 | 钱哥

转载请经授权


钱哥说

今天是9月10号教师节,钱哥祝全天下所有老师节日快乐,桃李满天下。


每到教师节,总有人感慨“民国之后无大师”,可你真的了解民国教师,尤其那些大师的真实生活吗?


今天钱哥就来给大家揭秘,看完后你就知道为啥那么多人都想回民国当老师了。


1民国大师工资高,包养明星都不是问题


前段时间,复旦大学一位老教授火了,任教30多年,工资税前不过1万多点,到手每月8271元。



有人戏称大学教授收入还不如保姆,虽然这个说法夸张了些,不过跟民国老师的工资相比,绝对是低到了尘埃里。


民国当时的月工资,一个普通警察是2块银元,县长是20块银元,而国小老师可以拿到40块银元。


1920年左右北京一个四口之家,每月只要12块银元的伙食费,就可以维持小康水平。


大学教授就更高了,最高月薪600元,与国民政府部长基本持平;而知名教授工资就更高,比如一代大师胡适月薪1000块大洋。


留洋海外的海龟教授胡适和他目不识丁的小脚夫人江冬秀


民国老师们的收入,即使跟当时的明星相比,也只多不少。


三十年代超一流的明星周旋,月收入也不过200块银元(当时没有片酬一说,明星和电影公司签约后,领固定薪水)。


周璇照片


民国时期的大学教授,可以很轻松地在北京买一座四合院。而现代的大学教授,即使想在北京周边弄个100平方米的房子,靠工资要不吃不喝几十年!


看完了这些,你应该明白为啥徐志摩一介教师,能养活处处奢华,还吸食鸦片的交际花陆小曼了吧?


陆小曼照片


2民国老师地位高,官员见了都毕恭毕敬


民国时教师不仅工资高,地位也非常高,不仅官员见了毕恭毕敬,甚至“总统”都礼让三分。


对近代史比较了解的人,应该听说过曹锟:


曹锟,中华民国初年直系军阀的首领,也是保定王,曾靠贿选而被选举为第五任中华民国大总统。


他,在北京放火闹事、纵兵哗变,帮助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策划直皖战争和第一次直奉战争,搞得战火纷飞,民不聊生;贿选总统,践踏和破坏民国议会和共和制度……


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反面人物曹锟,却对教师恭敬万分。


1919年,曹锟在自己的大本营保定创办河北大学。他经常对手下人说,自己就是一个贩布的大老粗,没什么文化,办大学一定得靠教授。为此,曹锟专门聘请了很多知名教授,自己以师礼待之。


没文化的曹锟写的书法,看到这些字你还敢说自己有文化不?


每逢发工资的时候,都嘱咐行政人员把大洋用红纸包好,用托盘托着,举案齐眉地送给教授。


这还不算,曹锟给教授们发的工资竟然高过他军队里的师长。当时河北大学教授一个月二三百大洋,而曹锟的副官们能拿到零头已经要念佛了。


就是这样的工资,曹锟居然感到有些歉疚,看见教授在用显微镜做试验,说:“你们这样用脑子,每月那点钱,抵不上你们的血汗呢。” 


民国时,像曹锟这样厚待教师的,并非个例,可见那时教师地位之高。


3民国老师有个性,课想怎么上就怎么上


民国时的那些大师,上课不拘一格,有自己的个性,讲究乘兴随意,随性而为。


有的大师上课不拘于课堂时间,讲究因时制宜。


比如,研究庄子的国学大师刘文典讲课,常常追求让学生“身临其境”。有一次,他讲了半小时就结束了上一节的内容,然后对学生说:“今天提前下课,改在下星期三晚饭后七时半继续上课。”


原来下周三是阴历五月十五,正是月圆之夜,他要在一轮满月下讲《月赋》。到了那晚,皓月当空,月光下摆了一圈桌椅,刘文典坐在学生中间大讲《月赋》。由于见解精辟、挥洒自如,学生们沉醉其中,不知往返。


国学大师刘文典


有的大师上课不拘于课堂,随处都可教学。


比如号称五十之前不著书的黄侃以狂傲闻名,他上课时有“三不来”:刮风不来,下雨不来,心情不好也不来。


虽然不大来上课,但黄侃常常带着学生一起郊游、下馆子、喝酒、看戏、畅谈学术,看似处处与学问无关,却又处处都是学问,在这样轻松愉快的氛围中,给了学生莫大启发。


黄侃


还有的大师上课,任性随意,不拘一格。


林语堂上课,从不正襟危坐,有时坐在讲台上,有时坐在椅子上,将双脚放在讲台上,笑语连篇,滔滔不绝。学生见了也十分放松。


更绝的是,林语堂从不考试,直接对学生进行“相面打分”。他记忆力极强,能记住全班学生的名字,对每位学生的学习能力和程度,也都了然于胸。


到期末时,他如相面先生一般,对学生看一眼,便定下分数。有学生说,林教授打下的分数,其公正程度,远超以笔试计分的方法,实在令人佩服。


林语堂是个幽默的人,也是第一个将humor翻译成“幽默”的人。


闻一多够正义凛然、忧国忧民了吧,但他上课也很“随性”。比如他将早上的课调到下午黄昏时候上,认为这样有气氛,容易讲得精彩。


再如他上课时往往抱着一大叠自己写的稿本,身穿黑色长袍昂首阔步走进课堂,学生起立致敬坐下后,他也在讲台上坐下,然后慢慢掏出一包烟,打开来,对着学生笑一笑,绅士般地问:“哪位吸?”


学生一阵笑,当然没人吸,他自己便点上一支,在烟雾缭绕中,拖长声音顿挫鲜明的念上一句:“痛饮酒,熟读《离骚》,方得为真名士!”这才开始讲课。


闻一多


有关民国大师们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不过遗憾的是,现在的大学老师有的却只有“事故”,不再有故事了。


4民国老师自由,不坐班不写教案不评职称


现在,老师课上得好、学生喜欢没用,关键要发表论文,要评职称…..


民国那些大师们,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因为他们不坐班,不要求写教案,会开得很少,不评职称(只聘),甚至连兼职都受到鼓励。


比如,鲁迅先生在教育部做官时,在北京女师大兼课,好像没人干涉,更没有人扣他的量化奖,没有取消他的评优评先的资格。


鲁迅


再比如,徐志摩同时在光华大学、东吴大学、上海法学院、南京中央大学等大学兼课,月收入1000块大洋,也没听说哪个大学提出抗议。


一代帅哥徐志摩


不仅如此,那时候有些学校,比如清华每隔5年还给教授安排一个间隔年(gap year):教授教书满五年就有一年的休假,这段时间可以出国,学校提供经费,也可以在家做研究,薪水照发。


有钱有闲,不用为评职称苦恼,整天琢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简直就是现在理想中“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 的好工作啊!


5民国不唯学历是瞻,小学毕业、未考上大学照样成名师


民国大师中虽然不乏高学历者,但却不唯学历是瞻。


沈从文,只有小学学历,不过由于小说写得很好,所以被校长胡适聘为大学讲师。


沈从文之所以能被聘为大学讲师,有其特殊的政策背景。当时教育部颁发的《大学教师资格条例》规定:“凡于学术有特别研究而无学位者,经大学之评议会议决,可充大学助教或讲师。”


梁漱溟,24岁时报考北大,却因分数不够未能上榜。不过,他的文章《究元决疑论》,第一次用西方现代学说阐述佛教理论,给当时北大校长蔡元培留下深刻印象。


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10年,一手缔造了北大精神,被称为“北大之父”。


所以当蔡元培听说作者梁漱溟报考北大落榜时,就说:“梁漱溟想当北大学生没有资格,那就请他到北大来当讲师吧!”于是,一个北大落榜生,转眼就成了北大讲师。


虽然这种选拔方式在今天看起来比较随性,不过这也正是蔡元培的高明之处,因为他并没有看走眼,梁漱溟后来不负众望,成为中国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国学大师,被尊称为“中国最后一位大儒家”。


晚年梁漱溟


那个时代相比于学历,更看重的是能力和才华,这也是为啥数学0分的罗家伦能上北大,数学只考15分的钱钟书能上清华。


人们常感慨“民国之后无大师”

埋怨现在老师“一届不如一届”

不过我们好像忘了

那个时代,老师不用为生计担忧

那个时代,学生上学是因为喜欢

那个时代,人们崇尚知识,尊师如父


反观现在

书变多了,知识却变得廉价了

上学是为了赚钱

读书是为了发朋友圈

那些认真读书、认真做事的人却成了傻叉


我不反对娱乐和科技

但我仍然羡慕那些民国老师




除了有钱人,这世界上其实只有两种人

财运好的人,都有什么特点?

跟史上第一富豪学习如何“吹牛”致富

缺乏这五种能力,你将永远呆在社会底层!  



喜欢此文,欢迎打赏、留言、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