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个干细胞药物有多远?

摘要: 随着全球老龄化趋势的不断加重,退行性疾病的发病率日趋上升,催生了以干细胞技术为核心的再生医学。

08-31 10:03 首页 生物制药小编

前言

随着全球老龄化趋势的不断加重,退行性疾病的发病率日趋上升,催生了以干细胞技术为核心的再生医学。细胞药物被认为是继化学药物、抗体药物之后的第三代药物。目前,全球共批准数十种细胞治疗产品,其中严格意义上的干细胞药物不到十种(某些细胞产品属于体细胞,例如软骨细胞、表皮细胞)。


全球批准上市的干细胞药物

截至目前,全球共批准8个干细胞药物,其中韩国就占了4席。另外,2012年在加拿大和新西兰获批的Prochymal和2016年在日本上市的Temcell基于相同的技术,由Osiris授权给JCR相关技术。目前,Osiris的Prochymal项目已经出售给Mesoblast。值得一提的是,Prochymal在美国的III期临床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导致其无法在美国上市。同样的技术却可以先后获得加拿大、新西兰和日本的批准,侧面反映不同国家对干细胞药物上市准入门槛的不同。


目前全球批准上市的干细胞药物都采取加速审批的方式,一般在做完II期临床后就获批。这种获批方式一般是有限批准,5年左右后要接受重新审批,以决定是否可以继续销售。前段时间,全球首个获批的干细胞药物Hearticellgram-AMI就面临这样的考验,而舆论并不看好,目前官方审批结果并未公布。

▲全球首例干细胞治疗药物Hearticellgram-AMI


抛开审批方式和疗效不谈,即使对于已经上市的干细胞药物,大部分的市场前景并不光明。除去Prochymal系列产品,另外5个干细胞药物中只有Cartistem是异体来源的细胞,市场表现也最好。自体细胞制备意味着漫长的生产周期、难以均一化的质量标准及高昂的成本,这些对于一个成功的产品来说都是致命的缺陷。Anterogen公司目前正在开发Cuepistem的异体版本,就是出于这种考虑。


全球已上市的干细胞药物


中国干细胞药物难以突破的原因

对于再生医学这样一个新兴领域,中国起步得不算太晚。相比其他领域来说,和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较小,某些方向甚至走在世界的前列。从Pubmed的发表论文数量来看,过去5年来(自2017年8月16日往前推),关于干细胞研究的文献有61899篇,其中属于美国的有13193篇,中国的有12644篇,比美国略低,占比超过20%。


过去十几年来(尤其是2015年之前的几年),中国关于干细胞临床应用的监管一直处于令出多门的局面。SFDA和卫计委各自发布相关规定,行业的反应不出意料地选择容易走的路。


早在1999年5月26日,SFDA就出台了《新生物制品审批办法》,并在2002年10月30日颁布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试行)(局令第35号)中正式将体细胞列为生物制品三类新药。这个规定在《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历次修订中一直沿用至今。因此,SFDA对于干细胞上市途径的态度一直未变,即按照生物制品三类新药申报。


据SFDA药品审评中心官网的检索结果,截至目前共受理11个干细胞药品申报(不含申报后撤消),主要是脐带和骨髓来源的间充质干细胞注射液,适应症包括肝纤维化、心梗等。最早的申报可追溯到2004年10月10日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申报的“骨髓原始间充质细胞”。另外,根据SFDA药品审批中心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的检索结果,骨髓原始间充质细胞共开展3项药物临床试验(CTR20132003、CTR20132698、CTR2013202),适应症包括移植物抗宿主病和急性心梗,最后一项也于2011年完成。但上述11个干细胞药物申报均未进入审批程序,让人不禁疑惑接下来十多年发生了什么。


SFDA干细胞药品申报情况


卫计委方面,在2000年10月24日颁布的《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试行)》2001版中,CIK免疫细胞治疗列入其中,为收费提供了法律依据。在2009年6月11日颁布的《首批允许临床应用的第三类医疗技术目录》中,自体免疫细胞和干细胞都列入其中,干细胞事实上也取得合法上市的地位。相关企业自然没有动力投入资金开展干细胞药物研发的工作,为后来干细胞临床应用的乱象埋下隐患,以致2011年12月26日颁布了《关于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和应用自查自纠工作的通知》,紧急叫停干细胞临床研究。2015年6月29日,卫计委颁布《关于取消第三类医疗技术临床应用准入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将主体责任下放到医疗机构。没有了政府部门的背书,加上2016年曝光的“魏则西”事件,终结了细胞治疗收费的时代。一切又回到原点。

▲魏则西事件曾引起关于干细胞治疗的广泛讨论和争议


在吸取了之前的惨痛教训后,SFDA和卫计委展开合作,于2013年3月7日联合颁布《干细胞临床试验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干细胞临床试验基地管理办法(试行)》、《干细胞制剂质量控制及临床前研究指导原则(试行)》的征求意见稿,并于2015年8月23日正式实行,对干细胞制剂的制备及质量控制、临床前研究、临床试验及相关基地等做出详细规定,为干细胞药物上市审批指明了道路。


另外,卫计委于2015年12月1日颁布《关于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备案工作的通知》,在药物申报外开口,允许部分具备相关资质的机构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但不能收费,研究结果可以作为药物申报的资料,简化了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的程序。第一批批准了42家医院,包括两委局批准的30家及军委卫生局批准的12家,共备案了6个临床研究项目。


多领域人才的加入是解决之道

电影《天下无贼》里,葛优饰演的角色有一句经典台词:“21世纪什么最宝贵?人才!”。对于干细胞药物研发来说也是如此。目前干细胞研究领域的主导力量是科研单位,2016和2017年立项的68项干细胞重大专项中,没有一项的牵头单位是公司,凸显产业化的短板。


与基础和临床研究相比,干细胞药物开发是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涉及细胞培养、鉴定、制剂、质控、临床前研究(药理、毒理、药代、药动等)、临床试验等多个环节。除了科学家,具有工程师和药学背景的人才十分缺乏,而多领域人才的加入将产生协同效应,推动干细胞药物研发进程。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回到文章的标题,笔者在这里大胆预测,中国首个干细胞药物将在5年后获批。当然,这个估计很大程度有笔者个人情感因素在内,基于最乐观的假设。只要这个领域在进步,即使日后被打脸也没什么。



欢迎加入小编团队成为小编一员

请加 小编微信号:wuwenjun7237

如有技术解读、行业洞见愿意分享

欢迎投稿到小编邮箱:wuwj06@163.com



版权为生物制药小编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其他任何媒体、网站如需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内容须获得授权且在醒目位置处注明“转自:生物制药小编”。


坚持原创、坚持专业

欢迎关注生物制药小编

投稿信箱:wuwj06@163.com

小编团队现有15位成员:

Armstrong、医药局外人、Fairy、Jone、东胜西牛、Alpharesearcher、MT、百草、Irene、彩虹天堂、蛋白工人、At.Zhou、Julia、游方和尚、Grand

欢迎有共同兴趣的朋友加入



首页 - 生物制药小编 的更多文章: